La-娜

杜兮 Shrek:

四点半安全抵达吉隆坡,转机还要等五个小时,只好打开电脑修图玩,发一张刚刚在天上拍的,半夜打开遮光板看了一眼,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卧槽!第一次在那么高的地方看银河,真的好近好近。赶紧站起来翻相机。

天上拍银河,机场修照片,要求就不要太高啦,参数如下:D4+1424,手持曝光4秒(请叫我铁手),F2.8,ISO:12800

发完走人,继续上路。

我来解释下,手持4秒曝光,左手紧靠玻璃,相机放在手臂上做稳定,倒计时自拍,同时右手用毛毯挡住反光区域。至于为什么飞机那么快照片还不会虚,因为银河真的离的很远很远,以地球和银河的的距离作参照,飞机几秒钟移动的距离可以忽略不记,所以银河不虚。而相机和飞机做同步运动,所以机翼也不会虚。

给姐姐拍的、小纪念下

最近喜欢做这个!

不懂

刘可忆1985——?:

若是在生命中经历过一两次重大的失去或变故,尤其是目睹了那些曾以为永远不会改变,永远不会消失的事物或情感的幻灭,便会对人生的聚散离别多了一些了解和敬畏。在此后的岁月里,我们会从失去的阵痛中慢慢恢复,慢慢与新的事物建立信任以及依赖。但很难再有之前的笃定。很难再觉得某个人某种交集是天注定不可拆的,有时这种略带悲观的想法不是出于退缩或者质疑,而是做不到那种不顾一切了。有时想不明白这种开始追求顺其自然的稳妥,到底是算作一种成长还是一种退步。

我也有手足无措的时候!

我们拉黑吧

我觉得很稀罕:

刘可忆1985——?:



装做彼此亲密又熟络的人们,


总会有一个先放弃伪装,


因为维持这种毫无意义的相熟,


实在是太无趣且让人厌烦了。




有多少陈列在书店的书籍曾勾起我们阅读的欲望,


但买完之后却连扉页都懒得翻?


有多少码放在货架的美食曾勾起我们大吃的食欲,


但到手之后却连包装都懒得拆?




我们总是那么迫不及待的要来别人的联系方式,


但得到之后便很少去真的联络和了解,


我们总是在平常日子里洋装的形影不离,


却在漆黑无光的岁月里谁也不搭理谁,




我们总是说着珍惜眼前人,


却总是把轻易得来的人和事,


都当做了等闲看。




莫要告诉我这世界不需要如此的极端和分明,


因为伪善的事物已经够多,


而我实在是看的有些反胃,


所以


不如我们彼此拉黑吧,


也算是彼此昙花一现的在意过。




2014 3 22 07:40




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。

holiday会唱歌儿:

有一个精神病人 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 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 不吃也不喝 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。心理医生想了一个办法。有一天 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 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 病人很奇怪的问:你是谁呀?医生回答:我也是一只蘑菇呀。
病人点点头 继续做他的蘑菇。过了一会儿 医生站了起来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病人就问他:你不是蘑菇么 怎么可以走来走去?医生回答说:蘑菇当然可以走来走去啦!病人觉得有道理 就也站起来走走。又过了一会儿 医生拿出了一个汉堡开始吃 病人又问:你不是蘑菇么 怎么可以吃东西?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: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啦。病人觉得很对 于是也开始吃东西。
……
几个星期以后,这个病人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虽然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。
其实……
一个人可以带着过去的创伤继续 只要他把悲伤放在心里的一个圈圈里 不要让苦痛浸染了他的整个生命 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。
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 也许 他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 训戒和指明。他需要的 只是能有一个在他身边蹲下来,陪他做一只蘑菇。
我可以蹲下来 陪你做一只蘑菇。
我愿意分担你的不快乐 只是当你的世界下雨时单纯的为你撑起一把伞。
请你不要封闭自己的心 一个人承受那么多。
你知道的。只要你睁开眼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。
至少还有我……

【深夜小故事一则 希望可以在初春的季节温暖内心】

holiday会唱歌儿:

如果你还会看到我 那一定会在仰望的方向

不睡不醒、:

18岁读大学,
问你理想是什么,
你说环游世界;

22岁读完大学,
你说找了工作以后再去;

26岁工作稳定,
你说买了房以后再说;

30岁有车有房,
你说等结婚了再带老婆一起去;

35岁有了小孩,
你说小孩大一点再去;

40岁孩子大了,
你说养好了老人再去,
最后,你哪也没有去。

我不在乎世人的眼光,
因为在他们老去的岁月中,
会充满着无数的遗憾和懊悔。

我出现在每一个经过的路人的回忆中,
而他们,任何一个人,
却不在我的印象之内。

很多人用了一生去计划,
去羡慕,去嫉妒,去怀疑。
很多人用了一生去冒险,
去做那些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触碰的事情,
于是前者成为了后者的铺垫,
他们安安静静,犹如尘埃一样落在世上,
后者成为前者的思想,
成为他们生命中轰轰烈烈的回忆和憧憬。

什么是对,
什么是错,
也许在你张开嘴议论是非的时候,
就已经与违背了真相的初衷。

我不想循规蹈矩,
我不想碌碌无为,
永远不想,
也不能,
更不会。

去到那更遥远,
更广阔,更高,更神圣的地方。

如果你还会看到我,
那一定是在仰望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Tomi